高清迷社区 门户 影音资讯 影评赏析 查看内容

到底什么是尊严殖民地? (尊严殖民地 影评)

2016-4-21 19:56| 发布者: | 查看: 179| 评论: 0|原作者: muffin张

摘要: 1973年9月11日,一场推翻当时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的军事政变发生了。阿连德总统是什么人?1970年所举行的总统选举中,立场偏社会主义的左派政党人民联盟候选人阿连德,在三位候选人中以36.3%得票率居冠,由于并 ...
1973年9月11日,一场推翻当时智利总统萨尔瓦多·阿连德的军事政变发生了。
  阿连德总统是什么人?1970年所举行的总统选举中,立场偏社会主义的左派政党人民联盟候选人阿连德,在三位候选人中以36.3%得票率居冠,由于并未超过半数,依当时智利宪法规定,将由国会进行最终投票决定。同年10月22日,就在国会投票的前几天,施奈德将军遭到射击受重伤,于26日不治身亡——暗杀施奈德将军事件中,CIA功不可没,其曾指使智利退役将军马兰比奥做出一些动作——此事引发朝野各政党达成决心,尽快完成投票,结果在基督教民主同盟与人民联盟合作下,阿连德获得压倒性胜利,正式当选为智利第29任总统。
  阿连德当选后,时任美国总统的尼克松坐立不安,在他眼中,智利已经在朝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甚至有可能成为另一个古巴。
  1973年智利政变的结局是总统阿连德遇害,皮诺契特将军上台继任,并实行独裁统治直到1990年。在历史上,此次政变被视为冷战期间,美苏双方在智利相互角力的象征——阿连德要搞社会主义,而智利是美帝国的后院,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因此CIA也参与了推翻阿连德总统的政变。
  CIA在2000年11月13日公布了第三批,也是最后一批有关智利 70年代初期政局的解密文件从这次的解密文件中可以看出,美国情报机构在智利 1973年发生的推翻民选总统阿连德的军事政变中曾秘密资助了政变的发动者皮诺切特。 据这些解密文件显示,美国在智利 1973年9月11日军事政变的前3周,决定拿出100万美元作为反对阿连德势力的活动资金。 也正是由于美国情报机构的介入才导致了一场流血政变 ,阿连德本人最后也被迫自杀。
  接下来,在皮诺切特的独裁统治期间, 智利国内许多人士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美国政府对其视而不见——他们在皮诺切特的铁腕政策下,有的被残忍杀害,有的神秘消失,有的被流放到国外。 而发生在当时9月的一次屠杀中,有近5000名民选总统的支持者被杀害。我们片中的男主角,正是被皮诺切特迫害的民众之一,被抓进了传说中的尊严殖民地。
  电影中的尊严殖民地,由一个类似教皇的男人保罗谢弗进行统治,大家疯狂信仰上帝,诚恳又惶恐。然而当我们仔细观察尊严殖民地内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时,我们可以发现很多熟悉的景象:权力高度集中,最高领导人实现独裁统治,人们仿佛失去了思考的能力,疯狂地崇拜虚无的救世主和实际的统治者,所有人都没有自由、没有人权,并互相监视、互相揭发…这些景象有没有让你想起什么?答案是:纳粹。(回答xx大xx的,小心查水表好吗宝贝儿)尊严殖民地背后的,就是残存的纳粹势力。
  二战后,在15万名纳粹党人中,只有3万人接受了审判,而一份在2000年被解密的文件,似乎解释了这件事的原因:二次世界大战后,大批纳粹战犯通过纳粹党卫军成的“敖德萨组织”逃往南美洲。文件详细记录了1944年8月10日的一次秘密会议,它就是“红色山庄报告”。据文件记载,德国的顶尖实业家和党卫军领袖参加了这次会议,地点在法国斯特拉斯堡的一个叫红色山庄的酒店里。他们讨论的是,既然德国肯定要失败了,以后应当何去何从?讨论的结果是,纳粹党要保存实力,卷土重来。他们认为最重要的有生力量是经济力量,于是希望德国的银行家、工业家成立一个组织,把资金、精英等都转移到国外。有些人认为,敖德萨组织在这次会议中诞生了,但是关于这次会议是不是真的发生过,一直存在争议。
  当时,在阿根廷、智利和巴西南部,居住着数十万德国移民,其中有相当一部分人同情纳粹政权。德国的一个叫舍费尔的前纳粹下士军官通过金钱疏通、亲纳粹宣传和散布“共产主义威胁”等办法来说服当时的智利保守派总统豪尔赫·亚历山德里答应他的避难申请,并将他安置到马乌莱大区利纳雷斯省的帕拉尔镇附近。在这里,舍费尔并没有消停下来,他串联了混迹于南美的前纳粹分子和右翼德国移民,建立了一个准国家形式的“尊严殖民地”,并创立了邪教信仰。据说著名的纳粹“死亡天使”约瑟夫-门格勒就曾藏匿在那里并生活了一段时间。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舍费尔将这块“殖民地”发展成了袖珍型的“纳粹德国”。这个“尊严殖民地”一度占地137平方公里,拥有300多“子民”,包括德国移民和智利本地人。当时的智利军政府赋予庄园特权,给予其慈善组织地位,既不纳税,也不允许智利军警进入,俨然成了智利的“国中之国”。该“国”经济主要以农业为主,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国内”有一所专门讲授纳粹理论的学校、一所医院、两条飞机跑道。此外,还拥有一座发电站和秘密军火仓库,军火库地下停放着一辆新型坦克。和希特勒一样,舍费尔具有无限的权力,他是这个“国家”的“元首”。为了便于控制,舍费尔命令手下用铁丝网把整个“国家”围起来,“边境”地带建造了岗楼、配置上探照灯。这个“袖珍纳粹德国”简直就是个大集中营。
    最近解密的档案显示,舍费尔对其“国民”的控制程度比希特勒有过之而无不及:妇女只获准穿农服,男子须留短发;除非有“元首”特批,“国民”不被允许离开庄园;电视、电话和日历本均被禁止使用;“国民们”必须穿着巴伐利亚农夫的服装、唱着德国民歌在田间全天候劳作;性生活遭到严禁,男女之间甚至都不能握手,一些人定期服用药物来缓解他们的欲望——电影中出现的强制男女主服食的药物就是这个作用——“武装党卫队”带着狼狗四处巡查,一旦发现违纪行为,当事人将受到严惩;拷打和折磨普遍存在,“元首”舍费尔认为惩罚能使人得到精神上的升华。
  “元首”舍费尔一方面严禁“国民”之间发生性关系,另一方面却对儿童进行性骚扰甚至性虐待。曾经生活在那里的智利人埃斯科巴尔检举说,在“元首”严厉的法令下,25年内,“袖珍纳粹德国”几乎没有一个孩子出生。然而,20世纪末浮出水面的一些案件显示,有20多个儿童在前往“袖珍纳粹德国”的免费诊所和学校时遭到了性虐待,与舍费尔同样犯有儿童性虐待罪的还有该“国”的几名“高级官员”。
  国际特赦组织和智利国家真相和和解委员会证实,在皮诺切特军政府时期,智利秘密警察和舍费尔展开了合作,秘密警察把大批政治犯交给舍费尔“处理”,尊严殖民地成了拷打和拘押中心。智利国家安全局头目曼努埃尔·孔特雷拉斯就曾在这里受训。“魔鬼女医生”泽瓦尔德曾亲自为打手们演示电棍刑具。军政府时期,共有120多名政治犯在这里被严型拷打,其中大部分人被杀害。
  1990年,由于皮诺切特被迫从智利总统的岗位上退下来,舍费尔还曾试图颠覆智利民主政府,他计划让“武装党卫队”乘皮诺切特方面提供的直升机,突袭智利首都圣地亚哥。
  后来,由于智利民选政府妥协,让皮诺切特仍然担任智利陆军总司令,并保证让皮诺切特免于起诉,舍费尔的行动被紧急叫停。
  2005年1月,被软禁在美国的恐怖分子迈克尔·汤利承认,被称为“袖珍纳粹德国”的尊严殖民地曾有一个细菌战实验室,他和生物化学家欧亨尼奥·贝里奥斯在那里一起工作过,那个实验室对智利秘密警察提供的政治犯进行过实验。无独有偶,2005年六七月间,智利警察接连发现两个属于舍费尔的军火仓库,震惊智利全国。第一个军火库位于原“袖珍纳粹德国”内,里面有机关枪、自动步枪、火箭筒和大批弹药,以及一辆坦克。另一个军火库隐藏在舍费尔控股的一家大酒店内,储备有火箭筒和手榴弹。媒体评论说这些武器足够发起一场武装叛乱,如果舍费尔在1990年铤而走险,智利将面临一场灾难。至此,尊严殖民地当年对政治犯的残忍迫害终于大白于天下。
  97年,一名被教主侵犯的男孩逃出殖民地并报警。这位舍费尔教主在被捕前夕仓皇出逃,并在逃亡8年之后的2005年落网,被判监禁20年,后来死在牢狱之中。
  不知为何,影片中完全没有提及纳粹势力在尊严殖民地事件当中所起的作用,对大Boss纳粹余孽的身份只字不提。不知道是觉得这一点无关紧要?还是有其他什么政治上的禁忌?不过电影并不是纪录片,也不能完全要求其向真相看齐。
  值得一提的是小童星艾玛已经长大了。不同于其他两位哈利波特的主演,艾玛出落得貌美如花啊,哈利和罗恩哭晕在厕所。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5b4e5e870101qcwg.html
  这个博客里有对尊严殖民地的一些说明,如舍费尔创立邪教、性虐儿童等事件。鉴于很多朋友们懒得点传送门,我来搬运一下,顺便改了几个错别字,大家爽一爽哈。

  去年这个时候跟李青岩老师一起游历了一趟智利南部,经历了一些有趣的事情,风土人情与我中华大不相同,特检选一见闻分享给大家。前边有文章介绍过此次旅行,不在赘述,单说说与谢教授一席畅谈之后得到一个有趣的信息,在智利南部有个著名的事件,曾经轰动全球。事情经过我从网上找来信息给大家一看。
前德国纳粹在智利创立邪教性虐待儿童
舍费尔1921年出生于德国,少年时代就是个狂热的纳粹分子,积极参与希特勒青年团的活动。二战爆发后,他成为纳粹空军的一名医护兵,获下士军衔。舍费尔非常崇拜希特勒,希特勒在一战时也是一名下士,舍费尔深信自己会创造出和希特勒一样的“伟业”。
据英国《泰晤士报》26日报道,一名叫做保罗舍费尔的前德国纳粹逃到智利后,1961年创立了一个极端主义邪教。所有教派成员都生活在一个与世隔绝的殖民庄园中,在那里,舍费尔经常对儿童进行残忍的性虐待。直到1997年,这一邪教才被曝光。日前,这名已经85岁高龄的纳粹余孽被智利法庭判处了20年监禁。
二战后,舍费尔开办了一个名叫“儿童之家”的所谓“慈善组织”。1961年,他被控告性侵犯两个儿童,在德国警丵察来抓捕前,舍费尔和他的追随者匆忙逃离德国。
纳粹士兵建立邪教
几个月后,舍费尔在智利露面,当时的智利保守派总统豪尔赫·亚历山德里答应了他的避难申请,将他安置到了马乌莱大区利纳雷斯省的帕拉尔镇附近。在这里,舍费尔并没有消停下来,他串联了混迹于南美的前纳粹分子和右翼德国移民,建立了一个准国家形式的“尊严殖民地”。
这个“殖民地”得到亚历山德里的默认,他想利用纳粹分子来抵御“共产主义的洪流”。。
“尊严殖民地”的四周都用铁丝网围了起来,居民与外界处于隔绝状态。舍费尔在这里将自己塑造成类似“上帝”的角色,据说有点特异功能,徒手治病之类的,跟李大法师有一拼。让信徒们都喊他“永久的叔叔”。他命令“尊严殖民地”的信徒没日没夜地劳作,并制定 了严厉的法则,连信徒们的私生活都要干涉。信徒们想要结婚都必须向舍费尔请示,只有舍费尔能够决定谁可以结婚。
舍费尔还规定,该教派中夫妇生下的儿女,都必须交给“尊严殖民地”中的成员共同抚养,而他拥有为这些儿童亲自洗澡的特权。令人发指的是,舍费尔经常要求其中一些儿童到他的卧室中陪他睡觉,并恬不知耻地称,这是他对被召儿童的“无上恩典”。无一例外,这些儿童都受到了舍费尔惨无人道的性虐待。
色魔被判20年监禁
直到1997年,一名当地男孩才设法从“尊严殖民地”中逃了出来,并向警方报了案,称他在舍费尔的殖民地中受到了性虐待。舍费尔立即被警方控以虐待儿童罪,但在警方前往逮捕他时,舍费尔却神秘失踪了。若干年后,逃亡国外的舍费尔才在阿根廷被捕,并被引渡回了智利。
日前,智利帕拉尔市法庭对此案进行了审判,85岁高龄的舍费尔被控在1993年到1997年间一共对25名儿童实施了性虐待。最后法庭判处他20年监禁,(有个卵用…)并要求舍费尔向受害者支付总额140万美元的赔偿金。
这段新闻是6年前的事了,“教主”好几年前已经死在狱中,国内有资料把该教列为世界十大邪教之一,不过有需要澄清,国内有媒体认为教主猥亵的是小女孩,事实是他只对男童感兴趣。于是这个“尊严村”被我们列入拜访名单之中。
车子驶离了高速,在当地人的指引之下我们总算找到了正确的道路,沿着一条颠簸不堪的土路前行,沿途的感觉很奇怪,路两旁是修建的相当严密的铁丝护栏,而且还是两道,护栏之间是一条可以用来让巡视车辆通行的简易公路,第二道护栏之后是高大的林木,彻底遮住了视线,根本无法看到任何东西,这一切有似曾相识的感觉。猛然间想起,著名的战争电视剧“兄弟连”里有过这样的场景,那是该连官兵发现纳粹集中营时所经历的景观,能在此地重现,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翻过了一座小山之后进入了一个山谷“VILLA BAVIERA”的名字跃入眼帘,翻译过来就是巴伐利亚山谷,转过弯眼前顿时一片开阔,不由得发出一片赞叹之声,好一个所在。“教主”真是会挑地方,将近200平方公里的土地坐落在这个山谷之中,水草丰美,土地肥沃。各种生活设施一应俱全,且精致漂亮,教堂,学校,医院,农场,机械修理厂。甚至还有一个小型飞机场。跟外边智利当地人居住的脏乱差社区截然不同,德国品质不同凡响。同电影里边的德国乡村一模一样,让人敬佩不已。这个“邪教”还真不一般。要知道即便是现在智利也还是一个连灯泡都造不出来的国家。
如今这里已成了一个旅游景点,想要继续深入还要交门票钱嘞。交了钱算是进入了核心地带,越发感到真的是来到了德国乡村,这里的花草树木、庭院池塘,无不透着浓浓的巴伐利亚气息,服务人员穿着德国风格各式服装,跟“茜茜公主”电影里的人们一样。新闻里的“邪教”可没有提到这些内容。在饭店吃饭的时候结识了饭店老板,60多岁的人了,经历了这里发生的一切,就是这里的活得历史书。正好有许多问题可以请教他,当他得知我们的来意之后显得很激动,原来他写了一本关于这里一切的书,详述了他眼中山谷的历史,然后卖给了我们一本,很实在,不会白送给你。他认为对于“教主”有很多恶意的扭曲,总的认为教主功大于过。没有教主就没有这里的一切。甚至“教主”的那些恶行他也认为不是很严重。外界认为教主“邪恶”之处在于一是限制人民自由,二是猥亵男童,还有一个附加罪责就是协助皮诺切特政权审讯共产党人(如影片男主),第一条真不好说,当今世界限制人民自由的国家也有那么几个,比如北朝鲜,古巴等,凭着一条那么有些国家就值得深思了。猥亵男童纯粹个人行为,跟整个山谷的人民没啥关系吧,最起码在天朝这个罪过似乎没有引起领导们的重视。事实上被判有罪的也就那么三四个人,称呼全体谷民为邪教不免夸张。
至于协助皮诺切特军政权审问共产党人还有一段话要表一表。“教主”在二战时是军方的护士,不由得让人浮想联翩,虽然没有证据证明他是集中营的护士,但是我还是不由得想到了什么死亡医生,死亡护士之类的称呼,再加上这里外围的防护设置愈发加深了我这个观念。纳粹对于刑讯逼供是很有一套的,据说“教主”与皮诺切特的私交甚好,乐于提供这类帮助,双方一拍即合,在这样的配合下,智利共产党被连根铲除,让智利的有产阶级彻底放了心。事实上对于“教主”的清算也是在皮诺切特去世之后才进行的,真正抓捕成功也是在案发后好几年才从阿根廷引渡回来,案发之前老人家早就被高层人士通知跑到国外避难了。之所以引渡回来跟当时的总统也就是今年新当选的总统巴切莱有着很大的关系,这是一个标准的左派总统,她老爸当年就是被皮诺切特搞死的,估计心里一直憋着劲呢。
回到圣地亚哥后跟智利朋友聊这次出行方得知在智利南部这样的德国村,法国村,英国村,还真是不少。尤其德国村,据说整个南美最好的音乐厅就建在智利南部一个德国人聚居的地方,看来日耳曼人的艺术气质放到哪里都不容易忽视。德国移民对智利整个国家的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可以说没有德国移民的杰出贡献就没有现在的智利。
早期的德国移民可以追溯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为了躲避战火零散德国人来到智利,智利北部一片荒漠,啥都没有,那时铜矿还没有被怎么开采,德国人自然往水草丰美的南部去,这里的气候跟德国非常的相向,颇有回到阿尔卑斯山脚下的意味,二战之后随着德国战败,大批德国人涌入南美,包括智利。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纳粹余孽,跟普通移民不一样,都是有备而来,二战末期,眼看第三帝国不保,纳粹党为了保存实力东山再起,挑选了一批精英军官与德国企业合作建立了一个秘密组织“敖德萨”这些企业不乏现在的知名大公司,奔驰,宝马,大众,施耐德,克虏伯等等,“敖德萨”以企业的名义在南美建立了庞大的地下资金网络,据说还有罗马教廷的秘密配合,把在战争中掠夺的天量财产秘密转移到南美,当时南美洲还是一个蛮荒之地,在德国人的金钱攻势之下,绝大多数南美洲政府对此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切进行的有条不紊。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德国检察官最近被批准查阅巴西和智利秘密档案,以证实“第三帝国”移民进入南美的真实人数。根据这些文件显示,二战后估计有9000名纳粹战犯逃往南美地区。
其中多达5000名战犯进入阿根廷,大约1500到2000名战犯逃到巴西,约500到1000名战犯逃到智利,其余的战犯则进入巴拉圭和乌拉圭。这些数字并未包含逃往中东右翼政权国家的战犯人数。
这些文件还显示,二战期间,阿根廷前总统胡安·贝隆(就是那个麦当娜主演的著名电影《贝隆夫人》的老公)曾向敖德萨组织出售10000张空白阿根廷护照。
参与查阅秘密档案的德国负责人科特·施瑞姆(Kurt Schrimm)说:“这些档案为我们提供了多年来最需要的数据。” 这些文件可能也含有现存逃亡者的线索。二战后,南美许多国家都被法西斯式的军事独裁者统治,他们对于纳粹分子的涌入几乎不过问。许多纳粹分子进入南美国家后,随后又将家人接走。许多纳粹分子后来甚至偷偷返回德国,过起隐居生活。
智利本来打算在二战的时候加入轴心国的,但是貌似种种原因让他们犹豫不决,最后到了二战失败没事干了,但是智利是很同情第三帝国的,于是二战结束前夕,很多德国军官都跑去智利,之后智利军队就聘用了他们当教官之后,智利军队就像翻版的德军一样。
这些德国移民带来了当时最好的技术工人,工程师,建筑师,医生,和充沛的资金,迅速改变了当时智利落后工业基础和经济状况,其影响一直持续到现在,现在智利大点的,好的企业基本都被德国后裔控制,大型的连锁超市,食品加工企业,不可缺少的还有高品质的啤酒智利受益颇深,智利人也不吝啬对德国人的夸奖,以德国名字命名的医院,学校,大街,遍布智利南部,在智利凡冠以德国名义的产品必属精品,没在这里生活过的人是不能了解的。这也是此文名称的用意所在,真可谓没有第三帝国的余晖,智利恐怕无法达到如今的经济高度。这一切恐怕当年携带大量资金跑过来准备伺机而动的纳粹余孽们始料不及的。

  这个博客里面还有几张图,我放不上来,有一张邪教教主的照片,长得不敢恭维啊,但是看起来蜜汁慈祥(?)…想想还是挺吓人的。
  这里找到一张教主被缉拿归案时候的新闻照片:

  以上资料(有好多都)来自网络。抛砖引玉。
尊严殖民地 Colonia
  • 2015 年
  • 剧情 / 历史 / 爱情
  • 导演: 佛罗瑞·加仑伯格
  • 主演: 艾玛·沃森 / 丹尼尔·布鲁赫 / 迈克尔·恩奎斯特 / 马丁·乌特克

本文源自网络已标注作者,如无意中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发邮件至hdmeeATfoxmail.com联系站长删除!
原文链接:https://movie.douban.com/review/7861859/
收藏 分享 邀请

小编推荐

更多>

社区新帖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

返回顶部